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->党务公开->廉政文化 -> 正文

良史风骨

作者:泰安市水利局 来源: 日期:2013-12-15 09:12:07

  东晋海西公太和四年(公元369年),大司马桓温“发徐、兖州民筑广陵城,徙镇之。时征役既频,加之疫疠,死者什四五,百姓嗟怨。秘书监太原孙盛作《晋阳秋》,直书时事” (《资治通鉴·晋纪二十四》,下引同)。凡握权者,失败后能认输者少,而变本加厉继续其错误政策者多,地位愈高,理性愈低,也就愈不肯认错,非弄到海枯河干,实在混不下去为止。独断专行的桓温,倾全国之力北伐,在枋头(今河南浚县)失利,为挽回面子,不顾国力民心,又搞劳民伤财的面子工程,弄得国怒人怨。

  

  这位权力正处于顶峰的大军阀,已经到了可以逼皇帝禅让的地步,整个东晋王朝,他一人说了算,予取予求,气焰嚣张。后来指挥淝水之战的谢安,当时名位不低,还应该算是他的朋友,路上见了他的车队行进,也忙不迭地扑地叩拜。桓温觉得不好意思,赶紧着人扶起,说老兄何必如此?谢安说,连皇帝见了你,都作揖打躬,我焉敢不诚惶诚恐。

  

  孙盛(公元302年-373年),为秘书监,领著作,人称良史,是一位“词直而理正”的史学家,坚信“孔子作《春秋》,而乱臣贼子惧”的敢言精神,直书其事。用今天的眼光看,在秘书监负责记史的孙盛,不过如实地记载下筑城拆迁的一些阴暗面。但他触怒的是军方首脑桓温,这可就惹下了天大的麻烦。

  

  凡是手里握有刀枪棍棒、拥有生杀大权的乱臣贼子都知道,在他们尚能耀武扬威的时候,可以给所有不满者的嘴巴贴上封条,但他们一旦失势,一旦没落,或最终被上帝清算,进了太平间,那就无法制止后人评说。于是,像桓温这样的权势人物,就要想法封住后代人的嘴,所以,中国数千年来史书之被篡改、史家之被问罪,才会层出不穷。

  

  桓温听说了孙盛这段国史上的记载,可以想象他是如何火冒三丈。不过,他没有立刻付诸行动,而是把孙盛的儿子找来,当面威胁说:“枋头诚为失利,何至乃如尊君所言,若此史遂行,自是关君门户事!”这是再明白不过的警告,什么叫“关君门户事”?那意思很清楚:要是不怕遭到灭门之祸的话,你就让你那糟老头子去编撰他的《晋阳秋》吧!孙盛先生的大少爷,在兵戟林立的大司马府,当时已吓得三魂出窍,七魄悠悠,一路跌跌撞撞地回到家门,一头栽在孙盛面前,老爷子,您就高抬贵手,救救我们全家百十口子的身家性命吧!

  

  “时盛年老家居,性方严,有轨度,子孙虽斑白,待之愈峻。”但桓温发威,全家上下,没有一个不胆破心惊的。那时的株连,常常是成百上千的亲属,跟着掉脑袋。于是,孙男弟女,姻亲妇眷,面前黑压压地跪了一片,“号泣稽颡”,要求他修改这段记载,如不能为桓大司马歌功颂德,至少也要将这一页掩饰过去,只当历史上没发生过这回事。

  

  老爷子呀!他们开导这位历史学家:把诸如此类的瞪着眼睛、胡说八道的坏蛋美化为天使,罪犯鼓吹成圣徒;昧着良心,颠倒黑白,把汉奸洗白为功臣,叛徒描绘成英雄,您老人家不是第一个,也不会是最后一个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?

  

  “盛大怒,不许。”断然拒绝,这就透出史家的铮铮风骨了。

  

  他的几个儿子,一看老爷子如此顽固倔强,毫无商量余地,又不能等着桓大司马的刀落在头上,便私下里将这段记载,大大地涂抹更改,梳理润饰。中国文字的弹性,也着实是刀笔吏足以表现才华的所在。总而言之,白璧尚有微瑕,一眚不掩大德,大司马,称得上是功勋盖世、彪炳史册的国之干城、民之救星,歌之颂之都来不及,哪敢有不同声音。

  

  于是,总算将这部充满溢美之词、过誉之言的改定本《晋阳秋》送到大司马府,请桓温定夺,免去了一场天大的灾难。

  

  但哪里知道孙老先生早有预见,一是料定桓温畏惧历史的谴责,必然要动用强力毁史;二是担心那些严重缺钙的人骨头很软,迫于压力必然要按统治者的口味改史。老先生未雨绸缪,“先已写别本,传之外国。及孝武帝购求异书,得之于辽东人,与见本不同,遂两存之”。

  

  即使东晋时孙盛未能将桓温这位乱臣贼子书之以史,未能“已写别本,传之外国”,可以相信,天长日久,时间总是会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。我们常说“拭目以待”,其意即是,等着吧,时间是真理的试金石,这一刻会来到的。假恶丑,无论怎么涂抹伪装,终会暴露原形;真善美,无论怎么埋没撇弃,总有重现光彩的时候。

  

  有良知的历史学家,从古至今都是如此坚持真理,不畏强势,不看着谁的脸色来写作的。同样,有良知的文学家,也不应在严峻的现实面前,闭上眼睛,躲进象牙之塔,玩弄风花雪月;而是应该不懈追求真知,始终关注现实。因为今天的现实,即是明天的历史,所有那些传之于世而不朽的小说名著、戏剧经典、诗歌杰作,无不具有历史价值,道理就在这里。文学家在创作一部作品的时候,章怀太子那句“凡史官记事,善恶必书”的箴言,是要谨记在心的。说真话、讲真理、写真实的品德,在孙盛这位历史学家身上所体现出的风骨,也是我们为人和为文时最需要秉持的宝贵精神。